北港朝天宮是台灣媽祖信仰的重鎮,尤其是日本統治台灣以後,因為有各項統計數據,更可以顯現其不僅為媽祖信仰的總本山,北港媽祖信仰也超越其他民間信仰。昭和16(1941)台灣總督府曾委託台北帝國大學文政學部講師宮本延人從事全面性寺廟調查,其調查報告曾列出全台各項民間信仰神祗人數最多廟宇之參拜人數,分別為:台北大稻埕霞海城隍廟25萬人、台北萬華青山宮5萬人、台北木柵指南宮20萬人、北港朝天宮150萬人、東港東隆宮5萬人。可見北港朝天宮信仰人口佔全台民間信仰人口總數約四分,而台灣總督府亦特別重視之,可算是日治時期日本官方認定之台灣代表性寺廟。

         明治38(1905)4,嘉義地方發生大地震,北港街災情慘重,朝天宮亦有損傷,當時北港區長與地方士紳發起重建,並於明治40(1907)2月、明治43(1910)12月先後得到嘉義廳北港支廳廳長安武昌夫、野田寬大之支持,向全台各地展開勸募,此次重建總工程費共15萬元,向外募得79千餘元,捐款者遍及全台,部份捐贈者姓名刻在朝天宮四週的石牆上,現今大家所見朝天宮樣貌,即是此次重修的結果。

        配合朝天宮之重修,北港街亦配合市街改正,拓寬四週道路為6米寬以利進香人潮進出,朝天宮至此成為台灣格局最完整,樣貌最宏偉之寺廟建築。工程竣工後,台灣各地信徒前來獻納匾聯、文物及香資者甚多。

日本統治台灣時期因日本為神道國家,上至天皇下至平民百姓皆信仰神祗,在台官員對朝天宮亦甚推崇維護,大正2(1913)3月第5 任台灣總督佐久間左馬太陸軍大將特獻「享于克誠」匾及現金100元給朝天宮、昭和5(1930)13任總督石塚英藏獻「神恩浩蕩」匾,昭和6(1931)1223日第14任總督太田政弘也由民政局長等長官陪同赴朝天宮參拜,昭和10(1935)台灣總督府交通局總長堀田鼎獻「福輸慈航」匾、昭和3(1930)日本財閥鉅子藤山雷太獻「光輝」匾。

       除了日本官方推崇,台灣民間更視北港媽祖為超級偶像,因為迎請北港媽祖會為當地帶來參拜人潮,為各行各業帶來經濟利益,故全台各地迎奉北港媽祖成為一種風潮,據當時台灣日日新報的報導,台北、嘉義等地每年舉辦產業共進會時,都迎請北港媽祖駕臨當地廟宇,如台北大稻埕慈聖宮、萬華龍山寺、嘉義城隍廟等處供奉以吸引人潮,全台各市街庄也都輸流迎請北港媽祖前往奉祀,而前往北港進香參拜之信仰每年更高達二、三十萬之多,以致當時更製糖會社,如大日本、新高、東洋等公司經營之輕便鐵道為爭取乘客,紛紛給予進香團體打折優待。

日本統治台灣的50年間是北港朝天宮發展過程中的一個重要階段,雖然在清未日人治台之前朝天宮已經是全台媽祖廟的龍頭,經過日治時期台灣總督府的官方認可及台灣本島媽祖信徒的認同,北港媽祖實已取代湄洲媽祖在台灣媽祖信徒中的地位,在當時台灣廟宇中領袖群倫,聲勢如日中天,成為全台各地媽祖廟學習的對象。

 (以上節錄自蔡相煇--日據時期的北港朝天宮)

附錄:佐久間左馬太獻「享于克誠」匾傳說

日本治台第5任總督佐久間左馬太陸軍大將於明治394月奉派出任台灣總督,當時隨行到任的總督夫人染病在身,體質虛弱,精神不振。

有一日總督夫人在睡夢中看到一位身穿白衣的婦人出現在她面前,給了他一包藥後就消失不見,如此白衣婦人在夢中一連出現了三次,而總督夫人的病日有起色,精神漸漸好起來。

佐久間總督得知夫人的奇遇後也十分詫異,對夫人交待若再次遇到白衣婦人一定要問明她的姓名。

當總督夫人再次夢見白衣婦人時就向她詢問姓名,白衣婦人只告訴他住在「台南州嘉義郡北港街××番地」之後就消失不見,當佐久間總督查知白衣婦人所留地址竟是當時北港媽祖廟所在地時,對北港媽祖顯靈治癒其夫人多年病痛之恩至為感佩,因此特獻贈「享于克誠」匾額並於大正23月親臨北港朝天宮向媽祖致祭謝恩。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beikang 的頭像
beikang

汾津劄記

beikang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